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靓发> 正文

武行千里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2:28

呜呜呜呜呜呜蔚蓝苍穹下,汽笛发出雄壮的吼声,一艘轮渡在泰国曼谷港口开始缓缓驱动,钢铁船头犹若飞动的箭矢,劈波斩浪着,向远方的深海疾冲而去。时下是1985年,曼谷港口还是乱糟糟的一副百废待兴的模样,一群黑发黄肤的华裔看着远去渐渐缩小的轮渡,黑色的瞳孔中充满复杂的神色。最终,轮渡开足了马力消失在了海平面上,在船上,有一行人此时却十分的沮丧。这是一艘最终驶往香港的邮轮,路途会经过新加坡、文莱等地,几经转折,路途很是漫长。然而归国的长途并不是他们真正沮丧的原因,周围华侨不时撇来的冰冷眼神,才是无时不刻不在降温他们内心温度的寒风。“哼!真是丢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!”“何止是姥姥家,在国外都把咱们脸丢尽了······中国武术,呵,反正我以后是不敢再在别人面前提起!”在轮船客舱的走道上,是几个说着汉语的华侨在大声交流着,他们语气激愤,时而扭头看向一旁的房间。“你娘地!”一个健壮小伙从屋内喝骂着冲出,几个瘦弱的华侨被他吼声吓了一跳,抬眼一看,只见眼前出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,他皮肤黝黑,身材十分健硕,怒目之下很有势头,他们一时有些后怕,后悔逞一时口舌之快。“你想怎么地?和泰人打不行,欺负国人时拳头就硬得紧!”一个汉子猛地挺起胸膛,骤地叫道。“你!”那汉子汹汹气势顿时一弱,但看到他人撇来不屑的眼光,他一时气急,举手要打。“李福全,你给我回来。”这时,一阵吼声在他身后传来,名叫李福全的小伙在地上一个顿足,猛地拧身,他的脸上立即出现因受到屈辱而十分委屈的神情。“师兄!他们在诋毁中国武术,还诋毁师父。”李福全心有不甘,但当他看见身后那位汉子瞧来的眼神,心中不由一颤,赶忙低着头随他回到房间。···客舱房间,光线昏暗,在床沿边上正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他腰背打得挺直,面上看去约莫四十多岁,身穿武师式的青白色长袍,双眼炯炯有神,直盯着李福全进入房间,见着他喉咙上下蠕动,似有言语要从口中吐出。他喝到:“李福全,闭嘴。”李福全蓦地抬起头颅,少年的止不住内心憋藏已久的委屈,他捏紧双拳,张嘴吼道:“可是我就是不服,我不服!”“师父您明明打赢了雅桑莱,是其余四人被打得一败涂地,凭什么,我们就要受到他人白眼?就连坐个劳什子邮轮都得受到他人的指指点点?”中年男子虎目一瞪“你!”此话,他早已叮嘱两个徒弟不得再提,未曾想,这个跟随出来的小徒弟不仅不听还居然敢顶撞!“噗”他方想开口说话,不料体内的伤势突然发动,气急攻心之下一口血溢出嘴角。“师父!”那李福全一愣,刚想上前,身后突然一股力气撞来,他的师兄已经一个前身跑了过去,汉子跑到中年人身旁,俯下身子,一边拍着他的背部,一边问道:“师父,您没事吧?”中年人皱了邹眉头,抬手拾取嘴角的血液,微微摇了摇头。“师父!”李福全有些害怕,他师父姓苏名贤叶,乃是香港十分出名的武术家,这么些年走来,香港、台湾、大陆众多武师挑战之中,他也未曾未见过师父有过这么狼狈的模样。“你滚开!”他才往前跨出一步,那师兄猛地转头朝他怒视,看那模样只差动手打他了。“康李住手”苏贤叶按住康李的肩头,一股力道立即将他压下,苏贤叶咳嗽一声,面上是无比的失落。“败就是败,胜就是胜,说到底,还是我国人武技不行,埋怨不得别人,国人爱嚼舌根,我们却不能跟着瞎掺和。”苏贤叶看向李福全,从他眼中看出后怕和担忧,他眼角一弯,对着他招招手“福全,你过来。”“哼。”李福全头次见到暴跳如雷的大师兄,他还有些害怕,见到大师兄哼了一声扭过头去,他终于才肯一步步走到苏贤叶身边。“师父,您没事吧?”苏贤叶摆摆手,他看着两个弟子,默默地道:“可曾记得我教你们的武德?”二人点了点头,苏贤叶道:“背给我听听。”他们对视了一眼,相互背到:“武,强身健体,是为自强不息,武者,不得逞凶斗狠,不得恃武伤人以强凌弱。”苏贤叶点了点头,其实武德之上,还有,爱国护民,除暴安良,尊师重道几句,不过时过境迁,上一辈师父传下的师训,时代发展下,他对自己的弟子已不多作要求。他看着李福全,双目犹若利剑“你可知,你刚才若是动手伤人,便是以强凌弱。”李福全低下头颅,感到有些羞愧,苏贤叶的教导仍在耳边。“武德是习武之人的根本,若失去武德,哪怕强如泰拳王,也不过是一个在擂台上为财权争斗的打手。”提到泰拳王,不由得想到雅桑莱,苏贤叶皱起眉头,雅桑莱那可怕的后扫腿还有势大力沉的左手重拳,到现在耳边似乎依旧听得到他拳击腿扫而过的呼啸风声。眸中,闪过一幕幕惊悚的画面,那是雅桑莱阴险毒辣的肘击以及致命的膝顶!他的铁臂和钢腿,以及那具身躯所拥有的令人骇然的抗击打能力,简直将横练功夫练至登峰造极之境地!泰拳横练法十分可怕,他们日复一日地打磨筋骨,压榨自身体能极限,十几年甚至仅仅几年时间就能造就一个技击高手,他们大多都属于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正如那泰拳王雅桑莱,不过二十五岁,就与自己打得不分上下。这一战,尽管苏贤叶以巧劲取胜,并最终利用转身鞭拳打着雅桑莱的头颅,获得点胜分数,但这一击,雅桑莱竟然不需要读秒,就能恢复过来,而自己受到他失去重心的砸肘反击,被打着胸口,竟然到现在仍在隐隐发痛,如若当时不是强行提上一口气息,心中还存着与荣辱共存亡的念头,他恐怕也会倒下不支。苏贤叶想到这一次远赴南洋的征战,本以为能一洗以往积累的雪耻,不曾想,最终还是一败涂地。··········1985年,时下国家已经将散手从传统武术中独立出来,形成专门的竞技项目,并将散手在全国内开展施传,这才有了两天前在曼谷叻喃隆拳馆举办的中泰拳术对战。这一年,中方再一次惨败,战绩为三负一平一胜,好在这一次,中方没有武师被泰拳师打死,但仍旧沦为国人和外人的笑柄,毕竟没有死人,是一种进步,这种反话的嘲讽无时不刻不再刺扎着苏贤叶的心脏。可话再说回来泰拳,不愧是为500年不败之拳术!想起战了钟声敲响的那一刻,疲惫如若泉水般涌进全身的四肢百骸,而眼前的雅桑莱,竟是一副蓄势待发却不得不住手的遗憾模样,苏贤叶不由心道:“这一战,实则是我输了!”苏贤叶仿若被抽走了筋骨,他挺直的腰背徒然弯曲,蓦然叹道:“世上搏击大赛金牌何其之多也,惜无我华人夺得一枚。”一行热泪,透过他黑色的眼睛,沾湿他黑色的睫毛,留过黄种人的皮肤,滴落在地。两个徒弟大惊失色,何曾想到师父居然对中国武术前景如此心灰意冷,那个康李面色变得通红,他激愤无比,骤地问道“师父,我们中国功夫真的就打不过泰拳吗?”中国功夫!苏贤叶看向这个激动的弟子,尽管他情绪激动,面旁通红,但那双眼睛不曾有过一丝动摇,竟能看到他眼底深处埋藏的坚毅之色。他,是坚信我国武术之人!苏贤叶仿似能从他眼中看得到一个人的影子!“你两先坐下,不需那么激动”苏贤叶安抚二人,他抚了抚自己的面庞,眼睛微微闭起,陷入了回忆。“我给你俩讲一个故事······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